钢丝绳实验网

主页
分享互联网新闻
钢丝绳实验网-国内外新闻时事,奇事,新鲜事

为进创新层不惜操纵自家股票 太一云实控人被罚300万

更新时间:2021-04-08 08:01:00点击:

为了进入创新层,太乙云实际控制人被罚款300万。作者:周楠【邓迪董事长操作被证监会认定为操纵股票,并被给予300万罚款的行政处罚。]为了让母公司达到进入创新层的市值和股权要求,董事长“亲自出马”,利用账户组操纵自己的股票。邓迪,太乙运实际控制人兼董事长(430070。被中国证监会认定为操纵股票,并被处以300万元罚款的行政处罚。根据北京证监局4月6日发布的《公布行政处罚决定书》,邓迪作为控股股东、实际操纵人、太乙云董事长,自2020年2月6日至2020年4月30日连续60个交易日买卖太乙云,影响了太乙云的交易价格和交易量。北京证监局责令邓迪依法处理非法持有的证券,并处以300万元罚款。“账户组声明以暗明显偏离市场披露的最新交易价格的价格买入。采纳连续交易法提高并维持泰益云的股价,使收盘价大幅上升至降或上升至符合市值标准的交易价格。”北京证监局表示。去年6月,国有股转母部因上述操纵股票事实,给予太乙运的真正控制人邓迪母,开设责备的处分,并采取自律措施,对涉嫌关联的账户发出警告信。作为一只新的三板区块链概念股,泰益云已经上市十年了。为什么会去炒股?据田燕介绍,泰亿云成立于2006年3月,全称是北京泰亿云科技有限公司母分公司。其主要业务是区块链技术及相关技术的技术开发、技术服务、技术咨询和技术授权。2010年7月,泰益云在新三板上市。邓迪,母分部大股东,实际操纵人,持股4289.85万股,占总股本的63.55%;环球汇富投资治理(北京)有限公司母分公司持股1012.1万股,占比14.99%。记者关注的是,上市后,泰一云在二级市场的股价表现相对平淡。除了2015年5月和2018年上半年,泰益云的股价长期保持在3元/股的水平。平静的股价局面在2020年2月被打破。根据Wind的数据,2020年2-5月,太乙运区间降下跌200%,最低收盘价为3.54元/股,低最高收盘价为29.9元/股,区间幅度低达到798%。泰一云在降?股价为什么大,答案由国有股转让母分部日常监管内容提供。2020年5月,本公司母就2020年公布第一批市场水平调整决策转母称,在水平调整期内,北京泰益云科技有限公司母公司涉嫌存在《分层办法》第13条规定的情形,暂不作出水平调整决策。6月初,异,证券交易所称,在日常监管过程中,母公司北京太乙运上市股票出现异常交易。2月6日至4月30日,降股价大涨,累计降148.12%,股市市值从2.69亿元升至6.68亿元。针对上述异常交易行为,国有股转让母公司迟钝进行了回应,并对相应账户和交易行为进行了调查。据暗,邓迪调查,实际操纵人,控股股东,太乙运母分部董事长,用自己的账户以固定的,频繁的和低的价格购买了异的股票,从而抬高和维持了股价,使母分部的市值大幅增加,达到了st 国家股票转让给母分部给予邓迪纪律处分,在母,开设责备,并采取自律措施,向涉嫌与他有关联的账户发出警告信。操纵有两大特点:资本和持股优势,以及持续交易。在公司对母,太易云股权转让采取纪律处分后,去年7月有报道称,控股股东及实际操纵人已收到证监会的调查通知,涉嫌违规者为太易云控股股东、实际操纵人、董事长及总经理邓迪,涉嫌违规者为股票交易违规者。此后,泰易云在进行了一系列人事变动,包括董事会秘书、董事王岩、部秘书、部主任辞职。在母收到调查报告9个月后,北京证监局对泰易云实施了行政处罚。北京证监局称,经查暗,一方(邓迪)存在利用账户组操纵“太一云”的违法事实,操纵具有资金集中优势、持股优势和持续交易的特点。具体违法事实为:2020年2月6日至2020年4月30日,邓迪在操纵:“邓迪”、“环球汇富投资治理(北京)有限公司母分公司(以下简称“环球汇富”)、北京银月科技有限公司母分公司(以下简称“北京银月”)、北京沂南信息科技有限公司母分公司(以下简称“北京沂南”)和“范某某”实际拥有五个证券账户。邓迪在账户组运营“邓迪”、“环球汇富”、“北京沂南”账户,杜某某在账户组运营“北京银月”账户,范某某在账户组运营“范某某”账户。账户组的交易决策由邓迪完成,账户组的交易资金来源于邓迪、范某某和邓迪从范某某和杜某某处筹集和借入的资金。邓迪通过账户集团操纵“太一云”,有以下特点:一是资金集中、持股优势。在操纵期内,账户集团通过电话拍卖交易共买入太乙运股份13.28万股,总买入金额122.87万元,卖出太乙运股份6800股,总卖出金额6.68万元,占股份总成交额的54.64%。在操纵期间,账户集团持有的流通股数量占泰益云流通股资本的64%以上,低达到65.53%。第二,持续交易。数据显示,在操纵期间,所有账户组都有交易,占总交易天数的100%。账户组日交易量占市场成交额50%以上的有50个交易日,超过60%的有41个交易日,占100%的有34个交易日。截至2020年9月11日,账户组持有泰益云对应的盈余股份9.23万股,交易泰益云的总亏损为10.1万元。北京证监局对股票操纵和内幕交易保持严格监管,称邓迪上述行为违反《全国中小企业股份转让系统分层管理办法》第五十五条第一款第一项规定,构成《证券法》第一百九十二条所称操纵证券市场行为。邓迪及其代理人在听证会和陈述答辩中提到,当事人违法是因为不熟悉交易规则,没有主观恶意操纵证券市场,相关机构和人员没有提醒当事人其交易行为,没有履行职责。经审查,北京证监局认为:根据现有证据,邓迪为使太一云满足创新层挂牌公司市值标准,利用资金优势、持股优势连续买卖“太一云”,具有操纵的主观故意。邓迪为使太一云进入创新层实施操纵行为,侵害、扰乱全国中小企业股份转让系统监管秩序和市场秩序。“我局量罚已充分考虑涉案行为的违法事实、性质、情节、社会危害程度以及跨越新旧《证券法》的情况,量罚适当。”北京证监局表示,责令邓迪依法处理非法持有的证券,并处以300万元罚款。“(太一云)的罚款金额上来了。对股票操纵,也要看违规的伤害性大不大,有些股票平时没人买,交易量是老板自己带去的,这种票因控制股价受损的投资者数量很少,属于‘老板自嗨’。” 北京某私募基金负责人告诉记者。操纵市场、信息披露违法违规、内幕交易是证券市场三大主要违法行为。二级市场个股股价、成交量异动,往往引发投资者对个股是否涉拉抬股价、内幕交易等的怀疑。从近期股价表现强势个股的情况来看,顺控发展3月8日上市之后,至今已收获21个涨停板,连续涨停途中,公司董事长之女买入400股后两天即卖掉,引发市场高度关注。深交所3月底曾下发关注函,要求公司就基本面是否发生重大变化、是否存在涉嫌内幕交易等进行说明。深交所曾表示,对连续多日涨幅异常的 “顺控发展”“美邦服饰”等持续进行重点监控,并及时采取监管措施。不过,顺控发展特停,4月7日早盘,超跌题材股却掀起了大规模抢盘潮

推荐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