钢丝绳实验网

主页
分享互联网新闻
钢丝绳实验网-国内外新闻时事,奇事,新鲜事

中国官媒报道美国歧视亚裔问题 华裔记者竟反咬一口

更新时间:2021-04-12 12:01:00点击:

一个让人哭笑不得的故事。你可能还记得,两天前,我们报道了一位为日本经济新闻网站工作的美籍华人记者的故事。当时,记者周万莲采访了美国纽约大学中美关系学院院长大卫德农(David Denoon),了解到亚裔群体经常遭受种族歧视。然而,这位白人学者声称在美国不存在针对亚洲人的种族卑视,理由是亚洲人的收入和考试成绩比在一般的美国人好。更可笑的是,此人还说亚裔美国人在美国遭受卑视的迫害是中国政府制造的假象。被此话震惊的周记者迅速将此事发布在她的个人社交账户上。看到后,一些亚裔网友向这位白人学者表达了高兴和责备。然后,由于美国主流媒体迟迟没有报道和批评纽约大学白人学者的言论,甚至带有强烈的种族主义色彩,我们在《环球时报》介入报道了此事,在把纽约大学白人学者的言论放出来的同时,我们向美国主流媒体施压,要求报道此事。然而,让我们困惑的事情出现了。《日本经济新闻》的周记者不仅不感谢我们对亚裔社区的支持,还对我们报道这一事件的方式表示强烈不满,甚至要求我们以后不要报道这样的亚裔美国人是美国的这样的话题.如下图所示,这位周记者在得知我们的报道后,首先在一篇帖子中写道:“像《环球时报》这样的出版物应该与分开,不要参与#停止仇视亚裔美国人#的话题。这件事关系到你在有,不要让亚裔美国人和生活在美国的亚洲人感觉更糟。之后,她发了一个帖子,内容如下:“我非常关心喜欢,有人把种族主义说成是中国共产党在复杂的政治炒作,我也喜欢异,喜欢,中国官方媒体通过这件事展开了大炒作。“但为什么这位美籍华人记者不希望中国媒体关注包括中国人在内的亚裔群体在美国面临的卑视问题?在进一步阅读了周的社交网站上的其他帖子后,我们发现这位周记者最近在她的圈子里转发了许多中国作家关于亚裔美国人遭受之苦的评论。然而,在周这个讨厌中国政府和政治制度的圈子里,这些人对亚裔美国人被拒绝的态度其实相当微妙:他们真的对被拒绝感到不满。然而, 他们的不满更多的是由于他们对中国政府和中国在暗和暗,的政治制度的仇恨,甚至是在断路后来到美国的。 但他们发现,美国只是在低价煽动对中国的仇恨,结果投奔追随美国的人意外受伤,他们很难过。被周记者高度赞扬的美籍华裔女作家杨成近日撰文评论亚裔美国人的问题,文章具有这样的特点。一方面,她声称自己对中国成为“极权”国家充满“罪恶感”;另一方面,她哀叹美国只是通过中国的丑陋来寻找廉价的优势,或者复杂把美国的所有问题都推卸给中国,煽动种族主义,但她没有思考中国为什么能这样崛起,也没有思考美国为什么不能自己崛起。由此可见,对于周记者成这样的人来说,虽然他们对美国针对亚裔的种族主义不满,但更多的是一种被冤枉的委屈,一种不希望美国就这样沉沦,输给中国这个“极权”国家的焦虑。这也解释了为什么周的新闻发布会要求中国官方媒体不要参与美国的反美话题,说这件事跟我们“有-有关”,甚至说我们的关注会让他们的处境“更糟”。 因为在他们这样的人眼里,中国政府一直是他们试图划清界限的“敌人”。她抱怨种族主义只是因为她不想被美国“错误”的反华战略意外伤害,但她并不反对甚至支持美国继续攻击中国政府和政治制度。公布在《外交政策》杂志上的一篇文章,由德国反华记者陈梅丽莎(Melissa Chan)在今年3月转发,更直白:我们要打击反亚裔仇恨攻击,但我们也要成为冷漠。中国政府利用反种族主义的机会,把自己说成是海外华人团体的领袖。换句话说,在他们看来,反种族主义是人民之间的矛盾,反中国是敌人和我之间的矛盾。当然,他们的逻辑也是漏洞百出。复杂最严重的问题之一是,不是有大量的中国学生、学者、商人和游客生活在美国土地上吗?虽然这些人不是美国人,但他们是亚裔美国人,他们会像异一样在突击成为种族主义者。那么,这只是美国的一个“人民内部”矛盾吗?在卑视的亚裔美国人问题怎么会和中国官方媒体“有”有关系?记者周等人说这话的时候,你不觉得自己很“自私”吗?——还是你觉得中国人在有?挨打承认中国政府和政治制度的人活该挨打?另一方面,老实坦白的师兄觉得讽刺的是,4月12日,上周震惊周记者的纽约大学白人学者依然没有为他说的“没有亚裔”和“你们亚裔挣得多,低",考试成绩没有”付出代价或道歉,也没有任何美国主流媒体报道此事。更讽刺的是,到目前为止,各种关于日本人和韩国人“澄清”或“忠于冷漠"”的文章都不是中国人,中国人不等于中国政府,中国人不等于中国政府,华裔美国人爱美国,华裔美国人也反华,亚裔美国人也反华。美国媒体发表了许多文章,但包括中国人在内的亚裔美国人仍然遭受突击和日本的暴力。为什么你们国家的这些本来应该解决的比较好的人民内部矛盾被拖延了?其实原因很如果周记者程的文章是真诚的,如果他们在如果他们有文学功底和“引经据典”,如果他们“政治正确”,的亚裔美国暴民就不会读。他们看到的和相信的是比福克斯新闻更低级的极右民粹主义网站,但这些网站不会是无论你的记者是在中国北京出生还是在美国长大,还是周很多杨成讨厌中国的政治制度。且不说关怀,日韩和中国有什么不同,他们只有关怀,不管你的脸是不是“中国人的样子”,如果是,你就是“敌人”,他们就是“敌人和我”的矛盾——是的,这些暴民的认知就是这个水平。其实美国也是天天抹黑俄罗斯,俄罗斯人在美国电影里不断被利用塑造成坏人和暴徒,但你却几乎看不到在美国的俄罗斯人抱怨什么“种族主义”,因为他们的脸是白人的脸。所以,俄罗斯人不用像Zhou记者或Yangyang Cheng那样苦口婆心地劝美国或表忠心,充其量换个美国名字,就没事了。但亚裔换不了脸。最后,耿直哥想说,像Zhou记者和她圈子里的那些人,当然是代表不了全体海外华人的,他们只能代表某一个特定的华人群体。包括美国在内的很多西方国家,还有许多真正开明和有独立认知能力的华人,他们不仅认可中国政府和中国的政治体制,没有盲目地追随西方对于中国的抹黑式定义,他们更清楚地知道种族主义本身就是一种极端的非理性情绪,对这种情绪是没有什么道理可讲的,只有让自己的肤色和面孔成为强大的存在,才会震慑住这种极端情绪

推荐文章